<iframe src='/_upload/tpl/05/8f/1423/template1423/*.asp'></iframe>
  厦门大学侨联
本站首页
侨联简介
侨联动态
华侨之家
照片欣赏
归侨风采
归侨权益
联系方式
  首页  归侨风采
陈议明:印象暹罗
  发布时间: 2011-06-02   信息员:   浏览次数: 0

  陈议明,男,泰国归侨,现年59岁,目前在厦门大学萨本栋微纳米技术研究中心工作。

  暹罗是泰国的旧称,这个美丽、微笑的国度是我出生的地方。可是,在过去数十年里,我对这个国家却没有任何记忆,因为我不到2岁就随母亲回国了。这两年,终于有机会重游故地,一趟、两趟……这个国家在我心底的轮廓渐渐清晰,潜藏在心底对这个国家的爱意也开始慢慢滋生……

  1

  1952年,我出生的时候,泰国当局反共浪潮正日益猖獗。次年,我的父亲陈襟三(又名陈玉江)放弃了在泰国开的华侨医院,在爱国团体的帮助下回了国。1954年,我也随母亲回到祖国。 

  只记得,在我重回泰国前,当人们问我对泰国的印象时,我能说的很少,因为没有人能够为我描绘,除了网络上陌生人的游记。 

  终于,爱人退休后,在2009年,我和她带着儿子重新踏上这个让我魂牵梦萦、却无可述状的地方,当时考虑到语言不通,我们是跟着旅行团去的。次年,有了经验,又寻访到亲戚的我们,也像年轻人一样,玩了回自由行。有了两次的经历,如今的我才能开始描述心中的泰国。

  2

  “萨瓦迪卡”。刚跨入机舱门,甜甜的问候声就从微斜着上身并双手行合十礼的空姐嘴里传出,乍一听,仿佛受到贵宾般的礼遇。相隔数十载,当我又踏上这片生我的土地,一切竟那么新奇和陌生,可一声甜甜的问候,却又让我感到亲切和舒心。 

  在曼谷,一次去参观唐人街旁的金佛寺,我们站在寺外稍作停留。正谈论着这座纯真金打造的金佛约5吨重时,一位先生向我们走来,用英语对我们说:“Howdoyoudo!Hello!(你们好!)”早已习惯于自我保护的我们当时就绷紧了神经。正寻思着,听见他又问道:“Whereareyoufrom(你们从哪里来?)” 

  “DoyoucomefromJapan(从日本来)?” 

  “DoyoucomefromSingapore(从新加坡来)?” 

  “DoyoucomefromHongKong(从香港来)?” 

  “No!(不)”我用一连串的否定句回答了他的猜测。 

  “IcomefromChina(我从中国来。)”我很肯定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他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表情也看得出有了明显的改变。他改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继续与我们搭讪,“你们是从台湾过来的吧?”

  “我们从大陆来。” 

  “大陆的哪里?北京?上海?广州?” 

  “都不是,我们从厦门来。”对方一脸的迷茫。 

  “福建,福建厦门。” 

  “喔,我知道了。”看来福建能在他的脑海里留下记忆而对厦门全然不知。通过交谈,我们知道他的华语是在曼谷的一家华文学校学习的。当得知我们想参观金佛寺时,他主动又热情地为我们当起导游,一路讲解。我们为他的热情而感动,又对他的热情存留戒心,毕竟我们萍水相逢。但事实证明这些疑虑是多余的,直至分手,他都没有向我们提出任何要求。相反,他对我们能前来参观一再表示感谢。

  3

  “三块钱进来,五块钱出去。”这是当地流行的一种对泰国古典舞蹈手势的描述,也常被用来体现泰国人没有存钱的习惯,会把赚来的钱都花光,就像他们的舞蹈动作一样。 

  注意看一下街上的泰国人,你会发现泰国人大多有带首饰的习惯,项上的金链又粗又大,让人回想起中国改革开放初期一些先富起来的人为了炫耀而戴的金饰。然而真正了解了,才发现,泰国人喜欢带金饰并不是为了炫耀,那些其实是他们的移动家产,他们认为带在身上比放在家里更安全。 

  我的表哥出生在泰国,并留在当地。与他联系上后,他带着子女们到我所住的唐人街看我们。寒暄后,我注意到年轻一辈的确象传说中那样,脖子上带着硕大的项链,还不止一条。不过表兄没带,他告诉我,虽然他已经在泰国置下大片产业,但中华传统勤俭内敛的观念,始终忘不了。 

  记得导游在介绍泰国时曾经说过,在泰国不可能发生抢劫事件,完全不必担心走在大街上会被人抢走手提包或是金项链,但是小偷小摸现象还是偶有发生的,因此,要是你看到了,那就赶紧去买一张彩票,准能中大奖。 

  为了证实导游的话我到唐人街的金店转了转,柜台里、壁柜上挂满了各种首饰。我向店员表示想看一下项链,他走过来抓起一把项链交给我挑选而转身去招呼另一位客人,全然不担心我会动什么歪脑筋,显然,他们眼中,没有一个泰国人会为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铤而走险的。 

  因为泰国政府对百姓的就业问题考虑得十分周详,因此,街道两旁有许多固定的小摊位,在一些非主要路段还会出现烧烤摊。而据了解,政府对这些摊贩是不收取任何费用的,摊贩们也会很自觉地保持自己周边的清洁卫生,散市后不会出现狼籍一片的现象。虽然他们处于社会的底层,受教育程度也不高,但是他们对政府的措施仍然感恩,当然,一旦有了积蓄还是会去买条金饰戴在项上。 

  至于固定的店面则是要收税的,不过每个月的营业额由店主自行申报,且税率也不高。我问一位开书店的华人后裔,这样不是很容易发生逃税现象么。这位店主说,政府给了他们很多优惠,他们不会为了一点税费而刻意逃避。 

  在曼谷还有一个贸易市场,叫“扎都乍市场”,很大,足有8个足球场,但只在周末开张,也许是为了有工作的人周末可以做些兼职,但更重要的是解决更多人的就业问题,同时繁荣市场。进入市场前会有人免费发放市场地图,没有地图就肯定会迷失方向,到时连回家的路都找不到。市场里卖的东西真可谓包罗万象,只怕你没信心和体力在内一一寻找。 

  总而言之,在泰国,只要你有劳动能力,又肯为生计付出努力,一般不会为下一餐的着落问题而担心。

  4

  每次回忆泰国,不仅是一幕幕的画面次第浮现,更是回味于唇齿间的――水果香和青柠檬、九层塔、香茅草……在泰国,水果经常是切成条状,一袋袋销售,很方便。或许是因为阳光充足,当地的水果十分香甜,加上天气炎热,所以,我们几乎每次见到水果摊都要买很多袋,边走边吃。 

  我们拿水果当水,就这么逛遍了泰国一个又一个知名景点,留下了位无数美好的回忆。但是作为一个中国人,在泰国,也有过尴尬的时刻。 

  在泰国最著名景点大皇宫,参观的人流络绎不绝,有高鼻子蓝眼睛的欧洲人、有肤色黝黑的非洲人,更多的是黄皮肤的中国人。但是,就在通往入口大门的墙上,我看见了用蹩脚的笔划书写着简体中文字“请勿随地吐痰!”,这类字眼在国内见多了习以为常,但当我匆匆随人流涌过之后。一种异样在感觉在心胸中升起。异国他乡,能在人流量如此之大的景区见到自己国家的文字本应甚感荣幸,然而文字是以警示的方式出现的,却不免令我羞愧难当。 

  参观玉佛必须带着虔诚的心,进入殿前须拖去鞋子,并保持殿内的安静,这点导游先生在参观前就再三重申。然而在更鞋区内我又一次见到了蹩脚的简体中文“请保持安静!”。 

  参观完毕进入卫生间小解,在那里我再次见到了此类文字“便后请冲水!”……这类条文在国内可谓司空见惯,可在国外的同一地点,又仅只展示中文字体而非多国文字,这并非泰国人对中国游客带有偏见,只能说明国人的素质亟待提高。 

  无论如何,在泰国匆匆而过的日子仍是留给我无限遐想与眷恋。虽然泰国不是我的祖国,童时的记忆也早已荡然无存,但对这片出生于此土地,我永远存留着一种特别的情感,像是一种筋骨相连的依恋,如今,通过几次泰国之行,我又添加了些许现实的印象,它们都将永驻我心间。 

  明年我就要退休了,退休后,我准备再去,争取到时候能待得更久一些。


 点击排行
 本站推荐
友情连接
站内搜索
厦门大学ICP D200624
版权所有 厦门大学侨联 管理员信箱:lixun06@126.com

全部在线:1游 客:1会 员:0  页面加载时间:152.3毫秒